【中国青年报】职业教育时代来临 高考不是人生终点 - 媒体报道 - 中教教育-专注职业教育发展
中教教育官方网站欢迎您! 注册 | 登录
中教教育投资官方网站手机版ogo

【中国青年报】职业教育时代来临 高考不是人生终点

文章发布:中国青年报 日期:2015年07月13日 次数:

   高考前,另类励志标语又成为新闻头条:“提高一分,干掉千人”、“要成功,先发疯,下定决心往前冲”“宁可血流成河,也不落榜一人”“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当下,考场就是战场,充满暴力,充斥刀光剑影。随着放弃高考选择出国人数逐年增多,生源危机来临,高等教育入学率逐步提高,高考仍旧如此疯狂“拼杀”的背后不过是在争抢优质生源。
  然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最终能进入清华、北大、985院校者毕竟还是少数,大多数人只有就读一般本科院校或高职高专院校。随着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时代,精英教育正在滑向职业教育,就读一般大学的回报率低于计划经济时代,曾经的大学生是“天之骄子”,一毕业就拥有一份光鲜的工作,有不错的收入,而如今,几乎每个大学生毕业之时不得不背负“小人物”的命运,大学培养不了成功者,更多的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拿着一纸文凭,终究还是要从一个普通人做起,从一份平凡的工作做起,从基层、底层开始奋斗。
  高考显然不是人生的终点,也不是学习的终结,它只是生命中的第一道坎,大学的经历也无法决定未来的职业能否取得成功。人生更像是一场马拉松,有曲折,有坎坷,一进入社会就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像是恋爱中的一见钟情而后白头偕老,其实几率很小。更让人遗憾的是,一些本科院校的专业设置无法满足社会需求,无法和具体岗位标准对接,“毕业即失业”正成为很多大学生的“宿命”。这些年,本科生甚至硕士生走出学校,不得不曲线就业,“回炉”职校学技术的新闻屡见报端,要么是本科时代所读专业不实用,根本无法就业,要么是对所学专业不感兴趣,并非一生的热爱和追求,不得不重新选择。
  有一个极端的案例,“弃北大读技校”的周浩,因为不喜欢理论,不喜欢学术,从北京大学退学,转到北京工业技师学院,进而投身于自己喜欢的数控技术研究。这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在考生填报志愿、选择专业普遍受家长、老师、亲属所裹挟的现实中,在“重学历轻技能”的社会环境中,这样的选择无疑是冲破世俗的眼光,需要些勇气。
  然而,周浩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只因为他身上背负“北大”的标签,才触动公众敏感的神经,成为争议性的新闻人物。据报道,从2008年起,湖北省就开始出现大量考生过了三本最低控制线却报读中职的现象,到2013年,在总体生源数下降的情况下,湖北省仍有两万名高考考生“回炉”读中职;2009年青岛市技师学院首创“大学生技师班”,这里的毕业生如今已经多达221名,很多人随之进入知名企业成为技术骨干。另据《中国青年报》6月1日消息,19岁的农村娃王静去年高考理科总分超过当年山东高考理科二本线十几分,收到了当地某重点大学录取通知书,但她最后还是放弃大学来到黑龙江技师学院学习数控编程,之所以这样,她不想给家里增加沉重的经济负担,想早日学有所成“报答”父母。
  这是一个群体的选择,并无伟大之处,也非另类行为,不过是基于理性、现实的考量,基于个人需求、岗位需求甚至社会需求而作出的选择。市场经济时代,上大学不仅是一种消费行为,也是一项投资行为。对于家庭经济条件良好的考生来说,读大学或是一种培养兴趣、丰富经历、开阔视野、增长见识的经历,但对于家庭经济状况一般的贫寒农村考生来说,读大学还要以就业为实际目标,还承载着“改变命运”、掌握一门赖以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的“生存技能”的实际需求。
  理想的教育制度应该呈“金字塔”型,精英在任何社会都是属于少数,但大众化教育、职业教育时代更应该关注居于底层的广大普通劳动者,以提高劳动者的整体素质和能力、发挥每个人的特长为目标,而不应固守传统的唯“学历”马首是瞻的单一淘汰制,使考生囿于一条道路厮杀,这不仅扼杀了很多人成才的可能性,也会让更多的人带着“失败”的阴影走进自己认同感不高的院校接受教育。
  一个成熟、开放的社会应该给所有受教育者自由、多样、灵活的选择机制,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是平等的,选择职业教育也可以成就美好的人生,而不应该被社会另眼相看。未来,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应该相互沟通,成才的道路越来越多元,职业教育也大有可为,职业院校应彻底打破“全日制”、“学年制”、“学籍管理”等制度上的藩篱和桎梏,学历教育和技能培训双轨并重,向社会各类群体敞开大门,以一流的管理水平应对教育对象的多样性。
  而对于高考考生和家长来说,也要及时转变观念,理性看待高考,不必将高考看作是人生的一个终极“判决”,只要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务实地选择适合自己的深造方式,也必将能够在平凡的岗位上取得更多的职业成就感和满足感。